当前位置-新闻中心- 习主席一年前在博鳌提出的四大开放举措落实得怎么样?看成绩单

返回首页

最后更新时间 - 责任编辑 - 叶千赀

八月的康定,已进入雨季,早晚的空气透着丝丝寒意。午间,云开见日,天空透着纯粹的蓝。此刻,正值康定的旅游旺季。景点周围拉客的旅游车、公路上往来的货车,来来往往。

318国道旁,顺达驾校的练车场上,25岁的巴绒正在抓紧练车,他计划早日拿到驾驶证,这样才能去应聘高速公路收费站的工作。

在甘孜,像巴绒一样等着“持证上岗”的人越来越多。“有驾照后,能做的事多多了。”看着训练场上皮肤黝黑的学员,欧希厅有些感慨。

欧希厅是顺达驾校校长。7年前他未曾想到,这样的场面会成为现实:从最初的三四辆车,到如今50辆车;从一员难求,到如今一个月近两百名学员……7年打拼的酸甜苦辣,浓缩在这个“85后”驾校老板的三个“账本”里。

学员正在学习驾驶。

账本一:学车的辛酸

学车成本一半在吃住行 他主动为特困户提供住宿

2012年,欧希厅从家人手中接过驾校生意。当时,康定仅有4家规模不大的驾校,学车的人也不多,“一个驾校一个月最多也就100左右的学员。”欧希厅回忆,那时,他挂靠在当地最小的一家驾校。负责招生的他,第一个月业绩为“0”。

为了拓展生源,欧希厅在最偏远的白玉县待了整整三个月,向当地老百姓做宣传。在那里,他切身感受到甘孜的老百姓考驾照的辛酸——要学驾校,只能去康定,来来回回至少5次,路途遥远不说,吃、住、行也是一笔不小的费用。欧希厅的学员中,最远的在得荣,距离康定600多公里,“学车50%的成本,都用在路上了。”

如今,欧希厅的驾校里,员工宿舍区专门腾出了一个房间,免费提供给家庭困难的学员。

欧希厅算了笔账:最顺利的情况,考取驾照需往返康定5次,至少要住20天,按照最低100元/天的住宿费,住宿就要至少2000元。加上车费和吃的费用,又得至少2000元。

驾校曾接收过一批理塘的学员,在了解学员的家庭情况后,欧希厅给几名特困户学费打6折并免费提供住宿;康定县两个牧民来驾校咨询,得知费用后一度放弃,欧希厅心里很不是滋味,找到两人,主动提出报名费全免……

“我也不是做慈善,只是遇到了,力所能及地帮一下。”一次,欧希厅和家人去木格措景区游玩,一个保洁员认出了他,双手合十表示感谢。原来,这是他曾帮助过的学员。“那一刻,觉得自己做的事情还是很有意义。”

账本二:驾照的价值

一本驾照换来稳定工作 牧民家庭收入有了保障

在欧希厅看来,坚持下去的最大意义,是驾照给当地牧民带来的机遇。“甘孜地广人稀,出行、谋生,都离不开驾照。”

来自雅江县的仁之邓珠,家里做松茸生意。过去,为了谋生,他不得不铤而走险,在没有驾照的情况下驾驶车辆送货。“每次都抱着侥幸心理,找小道走,费时费力。”

后来,在家人的劝说下,仁之邓珠找到欧希厅,经过学习拿到了驾照。如今,他不仅靠着驾照,谋得了一份在邮政局跑物流的工作,空闲时,他也帮家里跑跑车,收入比过去增加了,也稳定了。

仁之邓珠的改变并非个例。目前正在抓紧练车的巴绒,也盼着早日拿到驾照。此前,家人帮他联系了一份高速公路收费站的工作,巴绒基本符合招聘条件,却因为没有驾驶证,无法应聘。

“拿到驾照后,可以谋生的机会多太多了。”欧希厅感叹,如今,交通、物流、旅游、电商等的发展,给牧民就业提供了更多机遇。对此,他也感觉重任在肩,“如果自己的一点点力量,能够帮助更多老乡脱贫,我觉得,一切都是值得的。”

账本三:驾校的打算

想办成全车型驾校 在甘孜也能考A1、A2照

从零起步,2017年开了自己的驾校,到如今场地扩展到40亩,一个月招生200人左右,业务量达到同等驾校的两倍以上,在见证牧民们脱贫的过程中,欧希厅也收获了自己的事业。不过,在他心中,还有更大的梦想。

如今,欧希厅的驾校只能承接C1、B2两类驾驶证业务,满足甘孜州群众的基本出行和城镇之间的物流需要。

欧希厅算了笔账:以物流为例,B2类驾照,只能开载重5吨以下的货车。“甘孜各个县隔得那么远,一趟只拉5吨,运输成本太高。如果拿了A2驾照,就可以用半挂汽车,成本会减少一半。”

目前,甘孜还没有驾校可以提供A1、A2照培训业务,也就是说,想考这两类驾照,得到成都或者雅安等地,“学车成本比在康定又成倍增加。”为此,欧希厅有个大胆的想法:把自己的驾校拓展成全车型驾校,能够提供C1、C2、B2、A1、A2照培训业务。

欧希厅也明白,无论是从投入上、风险上,这都面临着巨大的挑战,但一向低调的他愿意尝试,“想为甘孜的群众做一点点事情。”

驾校校长欧希厅:

不只教车技 更要给学员树立安全意识

在经营驾校前,欧希厅曾在成都一工厂车间里做安全员,凡事强调安全第一成了他的“职业习惯”。这一习惯,也被他带到了驾驶培训上。培训PPT上专门列出安全行车的章节;让每个教练“以案说法”,用讲故事的形式将安全教育融入到日常学车点滴中……

针对甘孜州道路特殊情况,驾校开展了一些针对性较强的培训。高原多山路,路窄弯多坡陡,这里又是典型的“十里不同天”,遇到下雨、冰雪等天气,道路容易打滑。欧西厅特别要求,把“挂防滑链”设为驾校的重点培训内容。

让欧希厅最头大的是那些有着多年驾龄的学员。“他们觉得自己会开,只是来拿个驾照,不需要学习。但其实,他们多是‘野路子’,很多不规范的地方,存在很大的安全隐患。”他会特别“关注”这样的学员,当他们练车时,欧希厅会在一旁“监督”,亲自纠正他们的动作,与他们交流开车心得。

在别人看来,这是多此一举,作为驾校老板,只要保证通过率就可以了。欧希厅却不这么想,“会开车不难,难得的是一辈子都安全行车。”在他看来,让走出去的每一个学员开车零事故,就是自己作为驾校校长的社会责任。

华西都市报-封面新闻记者 吴冰清 摄影杨涛

首页 - https://jogjatogo.com